评论:大学学费低于幼儿园,就应该涨价吗? 分析-观点 liliya 2613505

  在6日举行的政协小组讨论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清华大学教授孟安明指出,大学学费已经低于很多幼儿园学费,国家经费有限,建议建立合理上调大学学费的机制,比如“根据国家经济发展状况,如GDP的增长情况和物价的上涨水平每年调涨3%左右。”(3月7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  此言引发了不少争议。普通人难免质疑:大学学费比幼儿园还低,难道不是说明幼儿园学费太高吗?不提降幼儿园学费反而建议涨大学学费,真的好吗?更深入点说,拿大学学费与幼儿园学费简单地对比,科学吗? 

  孟委员的解释是,一方面,国家的钱有限,花钱的地方太多,对于高等教育的投入已经非常巨大;而另一面,随着物价的上涨,大学办学成本逐年提高,但大部分高校的学费一直维持在每年4000元至6000元之间。因此应该提高学费,把过多地投入到大学的国家经费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去。

  按此逻辑,首先应该问的一个问题是:我国的高等教育经费投入已经“太多”了吗? 

  据《世界主要国家教育经费投入规模与配置结构》(载《中国高教研究》2017年11期)一文披露,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高等教育公共财政支出占GDP比例介于1%~2%之间,而我国比值在0.7%~0.9%之间,低于世界水平。就平均值而言,我国高等教育公共财政支出与GDP之比为0.78%,比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.33%要低0.55%。 

  2012年,我国正式提出了“推动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实现GDP总量4%占比”的目标。到2017年,已连续五年完成这一目标。但要注意的是,除掉基础教育、职业教育的份额,高等教育分到的“蛋糕”并不算大。

  显然,从这些数据看,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不仅谈不上“过头”,反而是不够,应该加大投入。

  当然,如果大学普遍民办,则学费大幅提高,是可以预期的——其实这也是孟安明所说的“大学学费低于幼儿园学费”的主要原因。现阶段,幼儿园早已实现市场化,但大学公办仍是高等教育主流,国家也应该承担部分经费支出的责任。 

  其次,国家其他领域需要钱,就应该从高等教育投入中转移吗? 

  众所周知,中小学层次的教育只能提供基础,唯有高等教育,才能培养出高端专业和技术人才,才能实现科学技术发展创新,发展生产力、引领社会各方面进步。重视和大力高等教育,早已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。仅从目前各城市热火朝天的“抢人大战”中,也能直观感受到高端人才之重要与稀缺。把高等教育看成国家负担,实在不应该。 

  最后,不得不提及的一个问题是,单纯提高学费,能确保高等教育公平吗? 

  或许,助学金、助学贷款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学生及家长的负担,但不容忽视的是,助学金、助学贷款等政策,在实施层面也问题不少,无论在普及面、申请程序还是救助力度上,尚未真正达到令贫困生无忧入学的程度。尤其对于一些民办高校的学生而言,助学贷款的发放和毕业后的还贷问题,都要顾及。

  总而言之,高等教育投入仍偏低,应继续加大;高等教育经费,不能随意缩减;提高大学特别是公办大学学费,易引发新的社会问题,应慎行、缓行。

作者:编辑:liliya
分享

相关新闻

关于中国彩虹网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网上投稿|法律顾问(吉林创一律师事务所)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 0431-82530026|举报邮箱:jb@chinajilin.com.cn

Copyright (C) 2001-2006 chinajilin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彩虹网版权所有吉ICP备17001367